语丝thesun

喂  是月亮吗
要出来和我玩么

给Carlo的
“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”

water

蚊子你再来咬我一口吧
我要和夏天一起  离开这里了

跑步小记——关于“路”的思考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跑步了。
        特别要指出的是我跑步的意图:我不醉心于速度与激情,不渴望挑战生理极限,更不打算练就完美的健康体魄。我跑着,这就是跑步的意图。
        村上春树跑步时说:“喜欢的事情自然可以坚持,不喜欢的事情怎么也长久不了。”我想我是喜欢跑步它本身的。开始跑步时,我常觉得很累,负荷过重到迫近窒息。我大叫着停下,以为可以摆脱绝境。但是停下之后身体只余下酸软和空虚,仿佛落空了某种坚持。我这才逐渐明白奔跑的意义:原来我享受的正是那种因坚持而具有意义的坚持,连同那轻微疲惫的爽快感。
        正是如此,我享受着跑步的过程。光和影子跳跃着,风吹来时有急有缓,我只听到了自己规律的呼吸声。一切都有着自己的节奏,生命都真切地律动着,我触摸到世界畅快的脉搏。甚至无须思考什么,一颗空白的心坦荡着,将大脑全部腾给感官的满足。我只跑着,抛却思考的,踏不尽这世界,扑面而来的全部是充实的美好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我也无法停止自己的思考,想吟诗来赞美这奇妙的运动。海桑说:“你不必说爱情的美好,谁爱着,谁就在天堂。”啊,那么我说,你不必向旁人炫耀跑步的快乐,谁跑着,谁就在天堂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然也有些问题,我是宁可不想的。比如:跑到哪里是终点?跑多长的路看多美的景今天才算满足?我回答自己,在路上就足够好,我只享受跑的过程,就算这过程不全是完美,我仍喜欢。风景多了,自然有好有坏,路走的远了,也自然有顺风有逆风,跑着跑着,我开始想到了人生。
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人都呱呱地生下来,又停止呼吸轻轻离去,甚至带不走一片云彩。那么是什么赋予生命以不同的意义呢?起点一致,终点一致,这人生,于路,于过程。像木心认为的,我们所经历的的一切,全部谈不上拥有,都只是经过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过程是至美的。有很多精心计划的不断落空,而那些不期而遇的却总在惊喜中动人。既然走到哪里都是游子,身世浮沉雨打萍,不如安于这流浪的状态很觉得快乐。人生不是向量,只看重初位置和末位置,一笔划过去,统一化的历程又怎么算得上美好??我想象着一群向量站在一起,热切地讨论谁的人生更有意义,可能他们只能讨论谁的模长大一些,谁的寿命最长谁就最有资历吧。生命的意义怎么能只取决于维持呼吸的时间呢?我只觉得匮乏。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跑步,它更像我追求的人生,自由。我跑来跑去,快了,慢了,反正都算作过程,都是我自己的路。并不存在真正的获得,所以其实到头来也从未失去过什么。漫无目的地跑着,溜溜达达,也许接近了生命的更多可能。读书,旅行,写诗,我做着这些,只是为了找到我自己。“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穷尽也,而又何羡乎?”
       应当如此吧。跑步的真正意图就是没有意图,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寻找意义。我只要此刻的自己,仍然在路上。我轻轻跑着,一路风景,走走停停,这才是生命该有的历程。
 
 
 
创作后记:
       去年冬天有一次以“路”为话题的作文比赛,我实在喜爱这题目,赶紧举手来参加。然而写作的过程十分艰辛叫人头苦:既然是比赛,总得顺着评审的意思,写出点比赛要求的样子来。我赶紧选了一些宏大的主题来写,写了改改了写,很不满意。到了交稿的前夜,我仍然写不出一个合适的好样子来。于是索性搁笔,开始思考起写作的意义。
       人们为什么写作?写作与写作文大不相同,我随心而作,只为愉悦自己。我说话究竟是因为自己有情感要表达,还是想让别人听懂呢?我索性认为,有人听我发狂固然幸运,可仍是首先要说给自己。
       好了,那这篇就当做写给自己好了。世界观本身便是“以我观物”吧,万物逃不过我自己的色彩。我自己对外界的映射,难道可以逃得开以自我为中心?
无可厚非罢,我爱写作的,其余随性来吧。
       来说“路”,一篇文章,我写下的那些文字,自它们离开我笔尖的那一刻,它们就不再属于我,陌生地定在纸上了。喂,你们这些字就算多么可亲眼巴巴望向我,我们都从此互不相属了。别人倘若要夸起我写的东西,我倒要去疑问,这又是谁的心情呢?也就是说,写作,不问开头,忘却结尾,我只拥有写下的过程。过程。即是“路”啊!
        由此写了以上以赞美过程为主题的散文。这下顺畅多了,连草稿都不消打,一笔写到底。老师看了我潦草的字迹直皱眉头,我却自以为十分流畅。
       好吧,此刻是游荡的,下一刻呢?这文字又不属于我了。完全自由。多样的表达及其存在本身的意义,正是艺术的真谛,人生亦然。
       抬头望着我的风景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语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.11月底